<noframes id="tbprx">

      <address id="tbprx"><address id="tbprx"><listing id="tbprx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<listing id="tbprx"><listing id="tbprx"><meter id="tbprx"></meter></listing></listing>
      <address id="tbprx"><form id="tbprx"><listing id="tbprx"></listing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tbprx"><form id="tbprx"><th id="tbprx"></th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tbprx"><listing id="tbprx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tbprx"><listing id="tbprx"><listing id="tbprx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安平縣仙騰金屬絲網制品有限公司歡迎您!!!
          7×24小時熱線:13363335766
          產品分類
          電話:0318-7980303
          傳真:0318-7980303
          手機:13363335766
          聯系人:曹經理 在線咨詢
          郵箱:xiantengsiwang@163.com
          網址:http://www.focusshoeshop.com
          地址:河北安平縣絲網工業園V-03號
          你的位置:首頁 > 信息資訊 > 溫嶠機靈善變 信息資訊

          溫嶠機靈善變

          作者:仙騰網片 來源:仙騰鋼絲網片 日期:2018-10-25 20:16:42 瀏覽量: 71614
          內容提示:溫嶠機靈善變 東晉明帝時,中書令溫嶠深受寵信,大將軍王敦非常妒忌。遂請明帝任溫斷為左司 馬 成為他的下屬,準備等待時機除掉他 溫嶠為人機智,洞悉王敦所為,便假裝股...

          溫嶠機靈善變 

          東晉明帝時,中書令溫嶠深受寵信,大將軍王敦非常妒忌。遂請明帝任溫斷為左司 馬 成為他的下屬,準備等待時機除掉他 溫嶠為人機智,洞悉王敦所為,便假裝股勤恭敬,綜理王敦府事,并時常在王教面前獻 


          計,借此迎合王敦,使他對自己產生 好感。 

          除了這些,溫嶠有意識地結交王教 唯一的親信錢風,并經常對錢風說:“先 生才華能力過人,經綸滿腹,當世 無雙。” 

          因為溫嶠在當時一向被人認為有 識才看相的本事,因而錢風聽了這贊揚 心里十分受用,和溫嶠的交情日漸加 深,便常常在王敦面前說溫嶠的好話。 自己最親信的人都說溫嶠的好,王敦對 溫嶠的戒心新漸解除,甚至引為心腹。

          不久,丹陽尹辭官而空缺一個職 位,溫嶠便對王敦進言:“丹陽之地,對 京都猶如人之咽喉,必須派才識相當的 人去擔任才行,如果所用非人,恐怕難 以勝任,請你認真考慮再做打算。” 

          王敦深以為然,就請他談自己的意 見。溫嶠誠懇答道:“我認為沒有人能 比錢風先生更合適的了。” 

          王敦隨后又以同樣的問題問錢風, 因為溫嶠推薦了錢風,礙于面子,錢風 便說:“我看還是派溫嶠去最適宜。” 

          這正是溫嶠暗中打的小算盤,正如 所愿。王教便推薦溫嶠任丹陽尹,并派他就近暗察朝廷中的動靜,隨時報告。 

          溫嶠接到任命后,故意做了一個小動作。原來他擔心自己一且離開,錢風會立刻在王 敦面前進讒言而再召回自己,便在王敦為他錢別的宴會上假裝吃醉了酒,歪歪倒倒地向在 座同僚敬酒,敬到錢風時,錢風還沒來得及起身,溫嶠便以笏(朝板)擊錢鳳束發的巾, 不高興地說 

          “你錢風算什么東西,我好意敬酒你卻不飲。” 

          王敦以為溫嶠真的喝醉了,還為此勸兩人不要誤會。溫嶠去時,突然跪地向王教叩 別,眼淚汪汪。出了王敦府門又回去三次,好像十分不舍的樣子,弄得王教十分感動。 

          溫嶠剛上任,錢風真的進見王敦說:“皇上寵信溫嶠,與朝廷關系密切,何況又是帝舅 庚亮的最好的朋友,實在是不能信任的。” 

          王敦以為錢風是因宴會上受了溫嶠的羞辱而故意說的這番話,便生氣地斥責道:“溫 嶠那天是喝醉了,對你是有點過分,但你不能因這點小事就來報復嘛!” 錢風感到非常慚愧,只得快快退出。 

          溫嶠終于擺脫王教的控制,回到了建康,馬上將王教圖謀叛逆的事報告了明帝;又和 大臣庚亮,共同計劃征討王敦。消息傳到武昌王敦將軍府,王敦物然大怒:“這小子竟然 騙我 

          然而,事已至此,也沒有辦法了,鞭長莫及,更無法挽救失敗的命運了。

          本文網址:
          相關產品
          相關信息
          亿彩堂